嗨!今年七夕過的好嗎?
雖然沒人陪我過,
但是我過的很好喔((誰管妳!
好啦!
祝大家七夕快樂^^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「叩叩叩!」「是小晴吧!請進!」我手捧著一束花,面帶笑容的來到醫院,
「小石!你有沒有好一點?你快把病養好,我們就又可以去那個漂亮的大草原野餐了!」
躺在病床上的小石淡笑不語,
我拿起手上的花束說道:「小石你看!是你最喜歡的白色鬱金香喔!」
他笑著對我說:「謝謝妳!我很累了!妳也早點回家休息吧!」
我點點頭「是的!長官!我先回去囉!要多保重自己,我明天再來!」
他抬起手,對我揮了揮!
我叫小晴!那個在醫院的小石是我的青梅竹馬,
自從15歲那年小石生了一場怪病後,就一直待在醫院,
其實我一直很喜歡他,
可是他似乎只把我當妹妹看待,
看來我得加把勁了!

隔天...
我邊哼著歌邊往小時的病房走去,
我走到門邊時,
我聽見小石的主治醫生跟他說:「我很遺憾!但是...你剩下五個月了!」
聽到這...我震驚了!
這時我腦海中是一片空白,
我回神時,醫生已經準備走出來了,
我趕緊找了一吊方躲起來,等確定醫生走後,
我調整呼吸,重新整理情緒,
接著用跟平常一樣的表情和語調開心的叫著:「小石!我來囉!今天有沒有好一點?是不是可以準備出院了?」
小石揉了揉我的頭笑呵呵的說:「妳放心!剛剛醫生來過了!我恢復的還不錯,最慢在五個月就可以走了!」
我一聽到再五個月,我的呼吸和心跳就開始變的異常,
我強忍著眼淚,對他傻笑起來,
「你真的快好了嗎?」
小石摸摸我的頭,擔心的問著:「沒錯啊!怎麼了?」
聽到『沒錯』二字時,我的眼淚隨著他的話語而不爭氣的留了下來,
我握緊拳頭,一下下的打在他身上,
他這時才對我說:「你都知道了?對不起!不該瞞著妳!妳要大哭或打我幾全都沒關係,妳能好過一點最重要!」
我豁然站起身,擦乾眼角的淚珠,
「我要走了!」我轉身,大步的邁步離開!
當我前腳剛踏出病房時,才停止的眼淚又開始滴滴答答的掉落,
笨蛋!!笨蛋!!小石怎麼可以不跟我說這麼重要的事!小石這個大笨蛋!

接連的兩個月,我就像是賭氣一般,都沒有再去找小石,
直到第三個月到來的第一天,我的手機瘋狂的亂響著,
是一個陌生的號碼,
我接起電話,用最有活力的聲音回應著:「你好!請問是誰?」
但另一頭的人似乎很著急:「我們這裡是XXX醫院,請馬上趕來這裡,病人說他一定要見你最後一面!」
最...最後一面?我掛上電話,趕緊一路用跑的跑到醫院,
當我氣喘吁吁的到小石的病房時,我看到了!
小石一個人躺在病床上,帶著氧氣罩,好像很痛苦一樣,
我快步走到他身旁,他張開了眼睛,對我伸出了他的手,我緊緊的抓著他的手不放,
他用眼神要我靠他近一點,我將耳朵靠近他的嘴巴,
他以微弱的聲音對著我說:「小...小晴!不要再躲...躲我了...好嗎?」
我點著頭,任由淚水在我臉上肆虐,
「小石...小石!我喜歡你!好喜歡好喜歡你!」
他笑了!他真的笑了!
他用著氣音跟我說:「我也是...我也...也是好喜歡好喜歡妳!」
我的眼淚流的更厲害了,
他對我說:「妳知道嗎?我很幸福!」
我紅著鼻子反問他:「為什麼?為什麼而幸福?」
「我很幸福!因為...因為一路上有妳!」
說完,他閉上了雙目,
接著...
陷入了永遠的睡眠...
[END]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呱呱 的頭像
呱呱

自由的揮灑

呱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